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作调研 >> 群文创作
    小品 《双喜临门》    
[ 作者:李亚娟 日期:2020/3/26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48 评论:0 ]

双喜临门

                                           

时间  当代

地点  农家院子

人物  罗大爹——58岁,种植能手

普大妈——54岁,养殖能手

阿  秀——24岁,老罗之女

阿  华——26岁,普大妈之子

场景  左边普大妈家一桌子2凳子,右边罗大爹家一桌子2凳子,中间间隔一个花篱笆普大妈 (拿扫帚上,高兴地边扫边说)大清早尼这个喜鹊就在我家门口这棵歪脖子树上叽叽喳喳尼叫了个不停,我这个心里是扎实尼高兴了,今天我儿子要带女朋友回来认门,不款喽不款喽,要赶紧尼客准备饭菜客喽,诶!不过么我要望望旁边这个罗老倌,莫着他偷听了么,来破坏我家尼好事(往老罗家张望)走走走,乘他不在家么赶紧准备客(下)

罗大爹 (背着一篮子菜上)树上喜鹊叫,家里喜事到,昨晚上我那个宝贝姑娘打电话来说,今天要带未来尼姑爷来认门,我激动了一夜尼睡不着,着!这天才麻麻亮我就背着篮篮客买了一背篮尼菜,有鱼有虾,在捉个肥嘟嘟尼小母鸡配上我家自己种尼黄精炖上一小锅,叫那个未来尼姑爷啊吃了一碗,还想吃一晚,等等,我要看看那个普老奶葛在家,莫葛他认得么来搅浑水。哦!不在不在,赶紧准备去(下)

(阿华、阿秀手拉手并手拿礼品上)

阿  华 : 阿秀,我们都打电话通知他们二老了,你说先去你家还是我家?

阿  秀 : 阿华,我们暂时一家都不回。

阿  华:  一家都不回?我心里还是没有底阿,他们都吵了半辈子了,给怕他们不同意我们两个的事咋过办?

阿  秀 : 阿华你不要着急,我心里已经想好怎样让他们同意我们的婚事,而且。。。。

阿  华 : 而且什么,赶紧告诉我。

阿  秀:  阿华你莫急暂时保密,暂时保密,快有人来了,我们先躲起来。(急速下)

普大妈 :(端菜上把菜到桌上,然后到门口张望),怎么还没回到,该不会又有什么变化吧!

罗大爹: (嘴上哼着小曲上,然后边说边把菜放在桌子上)这个小丫叉就是没分寸,葛是又睡着了,把第一趟车赶塌了!(抬头看见普大妈往他家着边看过来,罗大爹赶紧站在桌边想挡住菜)

普大妈:  哦哟哟!啧啧啧!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嘛!村里有名尼铁公鸡,今天也舍得整几个菜呢?

罗大爹 :(也看到了普大妈家桌子上的菜)哈哈哈!传说中撒尿拿棕沥的普老奶也开摆一大桌喽!

普大妈 : 哼!你管我摆不摆,老奶我不妨告诉你,今天我在省城上班的儿子带女朋友回来喽!我当然要好好呢招待招待呢。咋过?你眼红给是?

罗大爹:  你以为只是你儿子在得起省城,我姑娘还不是在省城,还是公务员尼,今天还不是带姑爷回来,

普大妈:  哦,怪不得死老倌那过舍得,不过么,怕是我孙子会打酱油,你那宝贝女儿还没嫁不出去呢!

罗大爹:  我姑娘倒是不愁嫁,追她的人如果要排队的话可以从省城一直排到我们村了。到是你家,怕我家小外孙都上学了,你儿子还打着光棍尼,哈哈哈!

普大妈 : 死老倌你说话积点德,(说完拿起扫把)

罗大爹:  哦哟哟,死老奶还想动手呢?

普大妈:  动手就动手,哪个怕你?(边说边在篱笆边指手划脚,阿华、阿秀赶紧跑出来各自拉各自的父、母。各自叫一声)爸、妈。

阿  华: (赶紧把普大妈拉到一边)阿妈,你跟罗大爹不要吵了,会吓到我朋友的。

普大妈:  是喽!是喽!阿佬我们让人家看笑话。

阿  秀:  阿爹!你咋会这样,自己是个男人你不能忍让罗大妈一点个,葛别人看了笑话,笑你大男人没有度量。

罗大爹:  是尼是尼,还是我闺女说尼活。哎!不过么姑娘,你不是要带朋友回来,哪去了!边说边张望。赶紧客找回来客。(阿秀笑而不语)

普大妈:  阿佬你不是也要带朋友有来,阿妈可是一大早就准备了,不要让阿妈失望噶,么事看见刚才的事,吓跑喽!唉,都怪我,怪我啊!赶紧客追回来客。

阿  华:  阿妈、罗大爹,不消追,也不用找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边说边去拉阿秀的手双双站在罗大爹、普大妈面前)

罗大爹:  远在天边。

普大妈 : 近在眼前。

罗大爹 : 不行,姑娘,你找谁也不能找这小鬼!

普大妈:  不行,这家姑娘要不得!

阿  秀 : 阿爹,阿华哪不好,你咋会看不上他。

罗大爹:  姑娘,阿华不是不好,我看着长大的,懂事、又孝顺,但我们两家祖辈就有矛盾,不让通婚。

阿  华:  阿妈,为什么不让我找阿秀啊?

普大妈:  阿佬我知道阿秀的好,知道她贤惠、善解人意,我也想有她这样的儿媳妇,但是你祖辈定下的规矩。

阿  秀:  阿爹,你忘记了吗,那年我上小学三年级,在河边玩水,不小心掉到河里了,要不是阿华哥,我早就。。。。

罗大爹 : 怎么能忘!

阿  华:  阿妈,还有我,那年为了去山上找菌子挣学费,路滑跌下山坡,罗大爹知道了放下手中的活计立马上山去找我,把我背下山,送到医院,阿妈,你忘了吗?

普大妈:  怎么能忘!

阿  秀 : 阿爹虽然老祖辈留下的规矩,但是已经过了很多年了,我们就不能把这个很多年以前的矛盾化解了吗?再说了,我找个知根知底的人,您不是更放心了吗?

罗大爹:  阿佬,你说尼么也是尼,既然你们是真心实意的,我同意你们,不能。。。又。。。错过!

普大妈:  是啦!是啦!阿佬

阿  秀:  阿爹、普大妈我跟阿华可以互相照应,但是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二老。

普大妈 : 不怕,不怕阿佬我们尼身体硬朗着你,不有事。

阿  华:  阿妈,罗大爹我们有个小建议(各自对各自的父母耳边说悄悄话)

罗大爹:  不行

普大妈:  不行

阿  秀:  怎么会不行你们辛辛苦苦把我们拉扯大,我们现在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然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我们也希望你们找到自己的幸福。

阿  华  :对对。(阿秀、阿华边说边边使眼色,把二老推到一起。罗大爹、普大妈挺不好意思的。)好好好那我们现在就是一家人喽边说边把篱笆拉开,把桌子并到一起,四人坐一张桌子。

阿  秀 : 太好喽!

    -----完-----

 

  上一篇文章: 双柏县文化和旅游局一行到云南省图书馆汇报座谈古籍保护工作
  下一篇文章: 小品《阿舅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