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山中走

日期:2024-04-15来源:转载点击:70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5/M00/0C/34/rBABBmYWA7aEaxisAAAAAMutooU338.jpg

一个人在山中走

 

丈量

 

一个从故乡失踪的人

一个对数字不敏感的人

只能愚钝而笨拙地

用故乡,丈量他乡

从虎乡大道到文卫路

是老李湾村到磨斧子箐的距离

从街心花园到阳关水岸

是老李湾村到杞家村,我家到外婆家的距离

从妥甸小城到上树尾村媳妇娘家

是前场小镇到老李湾村的距离

格邑河就是石者河

查姆湖就是新坝塘

老黑山就是高峰山

我一次次挣扎,才能试图逃脱,被宗族抛弃的绝望

我一次次丈量,才能安心

才能把灵魂和肉体

像车子的离合器,分离

前一半是故乡

后一半是异乡

 

  

西北辞

 

黄昏,面向西北

死亡之路,面向西北

门,窗和床,面向西北

三十年前如此

再三十年后,也如此

因为,滇西北大山深处

埋着爷爷的棺木,和奶奶的

棺木,还有,外公外婆的

棺木。漫长的将来

加上一个,我

  

 

看自己,像看一个柿子

慢慢开花,慢慢长大,慢慢成熟,慢慢落地

 

在秋天,奈何不了秋天

慢慢腐烂,一点一滴

 

慢慢地目送爷爷奶奶的棺椁

慢慢地替父亲拔白须,白发

慢慢地替母亲选择骨灰的安放悬崖

 

有一天终会轮到自己,在那秋土里

慢慢欣赏自己的白骨、须发

包括

像锋刀一般锋利的肋骨

像粉丝瓜皮一样坚脆的骷髅

 

慢慢地慢慢地明白

再好的皮囊,也耐何不了

光阴的皱纹

 

 

绝尘书

 

用棉花堵住耳朵

只堵住了春山的鸟啼

却堵不住尘世的喧嚣

 

对不起,你的有些话

我装了聋

 

 

作者:超玉李(双柏县文化馆工作人员  2008年10月参加工作)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