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双柏 | 哀牢山中的绿孔雀——杨中

日期:2023-12-21来源:转载点击:324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注意极速浏览器不支持 Media Player插件,请使用兼容模式或者用IE浏览器!

《哀牢山文艺》2022年第3期“绿孔雀故事会”专栏作品——杨中|哀牢山中的绿孔雀

有些鸟儿的丽质是天生的,它的每一根羽毛都闪耀着绚丽夺目的光辉。比如,栖息在哀牢山中的绿孔雀。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5/M00/01/BD/rBABBmWCOKmEGXP2AAAAAAUXGMk303.jpg

绿孔雀,行踪诡秘。通常,只闻其声不见其影。“ɡɑwo——ɡɑwo——”似的鸣声尖厉而洪亮。初听,心头微颤,这还是“一身金翠画不得”的百鸟之王吗?其实,我们不必疑惑,人类爱不爱听都是一样的,绿孔雀是叫给绿孔雀听的。鸟的鸣声永远传递着最深情的表达。

绿孔雀,高贵典雅。头顶冠羽,熠熠生辉,恰似王冠;鼓翼,金铜色的翅尖挥动,绿羽,萤鳞、凤冠,霞帔,纤云弄巧,尾羽玻光,是仙女下凡?还是俏皮多情的白云偷偷地化了五彩妆?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5/M00/01/BD/rBABBmWCOKmEbs81AAAAABJXio8755.jpg

绿孔雀,威风凛凛。林间,河滩,三五成群,呼朋唤友,游逸山野,脑洞大开。和野猪、猕猴来出剧本杀,以麂为骑,以鹇为友,过往之处皆《西游》。

绿孔雀,风度翩翩。早春,草青,花艳,情窦初开,步履矫健,勇士一般战斗,占山为王;步履轻盈,绅士一样恭谦,落落大方。开屏,雍容华贵,含情脉脉,挠首弄姿,共赴一场绵绵之恋。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4/M00/06/C4/rBABZ2WCOISEEOlUAAAAACiDCcc154.jpg

绿孔雀,饕口馋舌。清晨,傍晚,田间地头,草籽、芽苞、豌豆、玉米……啄之津津有味;河谷山林,白蚁、蚂蚱、蜥蜴、蚯蚓……食之大快朵颐。吃嘛嘛香,荤素皆宜,如此果腹,心宽体胖。

这就是绿孔雀,栖息在哀牢山中的绿孔雀。这是一种珍稀的鸟类,是中国唯一的本土原生孔雀,也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极度濒危物种。目前,绿孔雀仅分布于云南省境内。然而,在楚雄州双柏县境内哀牢山的莽莽山林里,栖息着全国一半左右的绿孔雀,楚雄州境内的双柏县已然成为国内绿孔雀野外种群最重要的栖息地。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4/M00/06/C4/rBABZ2WCOISEDeEpAAAAACFf1C4669.jpg

绿孔雀栖息哀牢山,双柏何其幸运。

自古以来,双柏的有些人视绿孔雀为吉祥鸟,对绿孔雀崇拜已深入骨髓。刚出生的孩子使用的娃片、抱被、裹背,都绣着绿孔雀的图案,预示着大富大贵、吉祥平安。彝族创世史诗《查姆》里,就有《绿孔雀衔来棉花种》的传说:远古时代,居住在哀牢山的人类,白天干农活,肚子饿了有吃的粮食,夜晚在床上睡觉没有御寒的棉被盖在身上,早上起床没有遮羞的衣服穿。人们为此忧心忡忡,虽然知道世上有棉花种子,却不知身在何处。替天保管棉花种子的绿孔雀不忍人类遭罪,冒着被惩罚的危险,毫不犹豫地吐出藏在骨髓里的棉花种子,衔在嘴里飞到哀牢山,亲自把棉花种子交给人类,他们很高兴,纷纷奔走相告:“山中最美马樱花,林中最美绿孔雀,今天是个吉祥日,孔雀衔来棉花种”。人类根据绿孔雀传授的方法,依时令耕种。棉花丰收后,人类纺纱、织布,染色,终于穿上了如同绿孔雀般绚烂多彩的棉布衣裳,盖上了御寒保暖的棉被。因私自向人类授棉花种子,善良的绿孔雀受到最严厉的惩罚。远古的人们感激绿孔雀的恩情,视绿孔雀为吉祥鸟,并立下规矩:永世不得伤害绿孔雀。

传说不仅仅是传说,更多的是人们对美好事物的情感流露。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5/M00/01/BD/rBABBmWCOKmEA8LFAAAAAFzgIxc546.jpg

万水千山,绿孔雀为何如此青睐双柏?地如其名。在彝族罗罗颇和纳苏颇语系中,“双柏”被称作“辅撸”,意思是“龙潭旁的城镇”。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毕摩曾说过,在彝族语系里“双”是“金”,“柏(白)”是“银”,合起来,“双柏”就是“金山银山”的意思。的确,广袤的山林,众多的河流,淳朴的民风庇护着珍稀的绿孔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在双柏得到完美的诠释。拥有安全、适宜的栖息地是绿孔雀的梦想。为绿孔雀创造理想的栖息地也是人类的追求。拆除小水电站,封闭矿山,电线改道,退耕还林,封山育林,成立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种种举措,只为给绿孔雀提供一处理想的家园。

在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的两日一夜,我始终没有见到心心念念的绿孔雀。保护区的护林员告诉我,这家伙认生,真容一般不轻易示人。听罢,心里倍感失落。还好,保护区提供的照片和视频让我眼前一亮,见惯了百鸟,初见鸟中之王,我被惊艳了,“天生丽质难自弃”,“彩凤展翅镇四方”,“万里山川来者稀”……无论怎样引经据典,绿孔雀绚丽夺目之姿总是无以言表。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4/M00/06/C4/rBABZ2WCOISEM17VAAAAAFzgIxc176.jpg

傍晚时分,我依旧沉迷在绿孔雀的芳容倩影里,忽然,耳畔传来几声“ɡɑwo——ɡɑwo——”似的鸟鸣。

“是绿孔雀!”护林员平静地说。

“在哪里?”我一下子雀跃。

“只在此山中,林深不知处。”护林员冁然而笑。

我不再说话,屏息,凝神,侧耳倾听,生怕错过这听之不易的鸟鸣声。失落归失落,听听绿孔雀鸣叫也好。为了生活,它们是谨慎的。难得的是有这片深山广林,要不,这圣洁的精灵该向何处容身?

绿孔雀栖息哀牢山,双柏何其幸运。

我们走吧!这高贵的精灵不应该被人类打扰,它们属于山林,属于莽莽哀牢山,想它了,保护区内的红外相机捕捉到的芳容倩影足以让人大饱眼福。

 

来源:聆听双柏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