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兮, 翔兮 , 绿孔雀

日期:2022-05-10来源:转载点击:85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李光彪

也许,你在世界舞台上看过云南著名舞蹈家杨丽萍的孔雀舞;也许,你在动物园里见过人工饲养的孔雀;但楚雄双柏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自然舞台上,至今还栖息着风度翩翩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绿孔雀,不知你见过否?

巍巍哀牢山下的恐龙河、小江河、石羊江、磨江湾一带,从古至今,原生绿孔雀与当地农民相生相伴,和谐共生。双柏恐龙河自然保护区,位居红河流域上游礼舍江(石羊江)畔,最高海拔2946米,最低海拔556米。这里是中国原生绿孔雀最大的栖息地。

绿孔雀究竟与这里的哀牢山有什么不解之缘?绿孔雀为什么偏爱哀牢山这方山水?前几年,我在林业部门工作时,曾多次走进恐龙河、小江河一带,曾与绿孔雀不期而遇。

那是2018年3月的一天,我随国家林业局鸟类环志专家前往小江河,了解绿孔雀栖息地保护情况。汽车像一头驴,在蛇形状的防火公路上忽而盘旋而下,忽而盘旋而上,反复在林间九弯十八拐爬行。一路鸟语花香,一路绿水青山。水是山的项链,水是山的腰带,也是山的裙褶,尽收眼底的是一幅幅无穷无尽的天然山水画。车在山中走,人在画中游,穿越林海,仿佛是山重水复疑无路,何时能柳暗花明又一村?越走越远,树木越来越稀疏,河谷越来越深,海拔也越来越低,仿佛这里已经进入夏天,树木葱绿,阳光带火。我微微放下车窗,让一缕缕久违的山风帮我洗洗肺,忽然间有人惊呼:“停车,停车,前面有绿孔雀!”我睁大眼睛,百米开外的路上有一团绿绿的东西在晃动。还不等激动万分的我打开手机,一只绿孔雀就“嘭”一声腾空而起,“哦—哦—哦”叫着张开双翅,像一架绿色的小飞机,飞翔着消失在200多米下的山谷。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绿孔雀。

我们在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一边观看常年布点的红外线相机拍摄到的绿孔雀照片、视频,一边听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介绍绿孔雀:世界上有三种孔雀,它们分别是刚果孔雀、蓝孔雀、绿孔雀。这三种孔雀中,仅有绿孔雀在中国野外分布,是我国原生鸟类物种。而人们在动物园见到的孔雀,不论是蓝孔雀、白孔雀还是黑孔雀,都是人工饲养的蓝、绿杂交后基因混乱的绿孔雀后裔,并不是原生的绿孔雀血统。

绿孔雀的外观很独特,其冠羽毛是直立向上的一簇,从脖颈到胸前的羽毛似一串串绿色的铜钱斑纹,犹如女人的金项链,非常漂亮。它们白天三五成群漫山遍野觅食,晚上则栖居大树上,方圆几十公里,每一座山头都有绿孔雀,它们各有各的领地,各有各的家园,自由自在地生活着。

春天是绿孔雀现身最多的时候,也是人们观赏绿孔雀的黄金时段。每年农历二月,随着气温不断回升,小江河与石羊江交汇的河滩上,就是绿孔雀谈情说爱的地方。这里海拔500多米,属季雨林气候,春天来得特别早,万物也苏醒得早,一年一度绿孔雀的“爱情”海开始涟漪。黎明,成年发情的雄性绿孔雀就会发出“哦—哦—哦”的鸣叫声,那声音好像是雄鸡在啼鸣,又仿佛是向雌性绿孔雀发出爱的信号。还不等太阳睡醒,四面八方的绿孔雀就会从山上下来“赶会”。有的觅食,有的喝水,有的在沙滩洗浴。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找对象,寻配偶。到了晚上,绿孔雀又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每天早出晚归,持续将近一两个月,这种“相亲会”才会结束。

石羊江潺潺流水,暖风袅袅,河滩就是天然的绿孔雀爱情擂台赛舞台。为了追求爱情,两只雄性绿孔雀各自张开羽毛,发出挑战的信号,一次又一次从地上腾起,面对面空中对啄,互相用脚踢打。反复几个回合,胜者为王,败者退场。据讲述,一只雄性绿孔雀,至少拥有3只雌性绿孔雀,绿孔雀争霸就是为了获得更多雌性绿孔雀的欢心。如果雌性绿孔雀觉得情投意合,就会在原地不卑不亢地蹲着,心甘情愿接受雄性绿孔雀冠军的到来,从此,“有情人终成眷属”。随后,一个新的绿孔雀家族将会诞生。

绿孔雀身上,承载着中国的传统文化。不论是在敦煌莫高窟的壁画上,还是古代官员的官袍、官帽上,都有绿孔雀的化身。这些图腾表明,绿孔雀是吉祥鸟,是美丽吉祥的象征,更是身份高贵的符号。因为吉祥,因为高贵,绿孔雀在民间被神化为凤凰,被神化为大鹏,被神化为百鸟之王……

难怪我的家乡有一座山,就叫凤凰山。山头仰东方,左右是两座翅膀形大的山。家乡人都说是凤凰晒翅膀欲起飞。村庄就坐落在凤凰的巢里,错落有致的房屋仿佛是一窝窝凤凰。不仅我的家乡,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凤凰山、凤凰台、凤凰镇、凤凰县、凤凰城、凤凰湖,凤凰是美的象征。

从古至今,把高贵的美人比喻为稀世凤凰,龙凤呈祥,如汉司马相如的《凤求凰》诗:“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与孔雀有关名传千古的诗句也比比皆是,如“孔雀未知牛有角,渴饮寒泉逢牴触”(杜甫《赤霄行》)“孔雀东飞何处栖,庐江小吏仲卿妻”(李白《庐江主人妇》)……

千百年来,绿孔雀一直是当地人崇拜的吉祥图腾。古籍《南中志》曰:“云南郡有上方下方夷出孔雀,常以二月来翔,月余而去。”而双柏县清乾隆《鄂嘉志》也有记载:“壬戌秋八月,边境送火雀。曰从鄂嘉来,节礼年年若。土特味异珍,网络遍林壑。双笼十八羽,恐逸严束缚。计程三百里,输送芳行脚……” (《放雀行》)。穿越时光的隧道,昆明与大姚金马碧鸡的传说,有很多相同之处,至今昆明和大姚仍然有金马碧鸡坊、昙华寺、白塔、白塔路、碧鸡关等地名。从这些地名和留下的古籍来看,昆明和大姚就像一对孪生兄弟姊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实,不论是昆明还是大姚,金马碧鸡里的图腾“鸡”就是绿孔雀。

在如今绿孔雀种群比较集中的双柏鄂嘉镇,年近花甲土生土长的林发荣,向我们讲述了一串串民间崇拜绿孔雀的故事。林发荣说当地人称绿孔雀为凤凰、大鸟、神鸟,因为绿孔雀最爱吃的食物是豌豆,所以当地人也把绿孔雀叫作“豌豆鸡”。

绿孔雀栖息地,当地人很容易捡到绿孔雀的羽毛,人们把羽毛拿回家,缝制在小伙子的老虎帽上,或是缝制在小孩子的虎头鞋头上,又把绿孔雀的图案刺绣在小孩子的裹背上、衣服上,以示驱灾辟邪,祈求小孩子健康成长。还有的人家,还把捡回家的绿孔雀尾羽毛插在堂屋门头上,插在家堂上,祈求吉祥,保佑平安。鄂嘉一带古时候曾经是傣族人居住的地方,地名至今仍有叫“摆衣田”“摆衣河”“法啦地”的。据康熙《南安州志》记载:当地婚姻习俗,男以水泼女足为定。饮酒,以一人吹芦笙为首,男女牵手,周旋拍手顿足为孔雀舞。

不难看出,康熙王朝至今350多年的历史,人与动物相生相伴的双柏,就跳孔雀舞。孔雀舞既是中国民族文化中的一个缩影,也是中国民族文化园中的一朵奇葩!

2009年,绿孔雀正式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皮书列为(EN物种)。如今,绿孔雀已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

生态兴则文明兴。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生物物种的多样性、生态系统的典型性和脆弱性以及绿孔雀、野生苏铁等物种的稀有性引起了省内外动物学、植物学、生态学专家与学者的高度关注。为了保护绿孔雀,2003年4月,楚雄双柏恐龙河自然保护区正式成立,明确了机构、编制、人员,并聘请了79名当地世袭居民为护林员,天天巡山管护,在绿孔雀分布区聘请140名农民为绿孔雀保护监测员,不断织密绿孔雀保护网。为了保护绿孔雀,扩大绿孔雀栖息地,曾经是国家级贫困县的双柏县“壮士断腕”,关闭退出矿点5处,拆除违法违规建筑955.77平方米、标牌13块、输电线路2条、永久封闭矿井14个。退出小水电站2个,恢复植被12922平方米,植树约2274棵,封堵矿山洞口6处。同时,国家、省、州林业部门也积极实施极小种群保护项目,进一步加强绿孔雀监管,在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石羊江、恐龙河、小江河畔绿孔雀分布区域,安装红外相机177台开展监测。在保护区外石羊江、恐龙河、小江河绿孔雀分布点划定12块样区,13条样线,进行了重点监测和种群调查。恢复绿孔雀栖息地75亩,租用农地种小麦、豌豆,在不同区域建立绿孔雀食源基地4块34亩,饮水补充点21个,扩大绿孔雀栖息地重点管护监测面积达12687公顷。还与中科院、云南大学、西南林业大学等科研机构建立合作关系,长期对绿孔雀进行科研和监测,加强绿孔雀保护科学研究,编制绿孔雀保护实施方案,争取项目资金,守护绿孔雀家园。

经过10多年的努力抢救和保护,2019年,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动物来啦”栏目开展绿孔雀知识普及和宣传,播出绿孔雀保护影像。随后,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又播出了“因为绿孔雀”调查节目,进一步肯定了绿孔雀保护成效。可喜的是到2021年底,绿孔雀野外种群数量达到300只左右,接近全国550—600只的50%。10月,《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COP15)第一阶段会议在昆明召开,“楚雄元素”绿孔雀亮相大会,出现在COP15会标中,绿孔雀的身影进入了世界大视野。

绿孔雀出名了。森林覆盖率高达84%的双柏县也声名鹊起,2017年被评为省级生态文明县,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入选“中国最美县域”榜单,还获得了中国最美生态文化旅游休闲县、“省级森林县城”、云南省“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先进县的诸多荣誉。

今年4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自然保护区野生动植物西南监测中心“绿孔雀科研基地”落户楚雄;云南省林业和草原科学院与楚雄“院地共建绿孔雀栖息地研究基地”建成;楚雄与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联合打造“中国楚雄—绿孔雀之乡”正式启动;著名舞蹈家杨丽萍出任“中国双柏—绿孔雀家园”形象大使。双柏绿孔雀,正在重整行装再出发,飞向全国,飞向世界。

来源;云南日报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