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小品 《邻里之间 》

日期:2020-05-13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斌点击:1214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方言小品                        
                                                                                                                                                           邻 里 之 间 


时 间  当代
地 点  大湾乡大湾村委会
人 物  王老倌——五十多岁,村 民
          张寡妇——四十多岁,村 民
          村主任——三十多岁,大学生村官
【幕启,张寡妇拉着王老倌上,边走边说,】
张寡妇  主任,主任,你给我评评理。
王老倌  说是你莫拉我!等下一村子呢人见着,你不
怕羞人噶,(甩开张寡妇的手)
张寡妇  羞人?我一个寡妇都不怕,你还怕羞?
村主任 (走出来)你们是咋过了?
张寡妇  主任,我是来告状呢。(说完指着王老倌)
王老倌  主任,这个疯婆娘发疯了。
村主任  你们有什么好好呢讲。到底咋过了,你们
        谁先讲?
张寡妇  我先讲,我先讲。(说完身体挡在王老倌前)
王老倌  我先讲,我先讲。(说完拉开张寡妇)
村主任 (赶紧劝两人)我说你们到底谁先讲?(张
        寡妇和王老倌一起往主任前相互推搡,(导
        致王老倌摔倒)
王老倌  好好好,老子好男不和女斗,就让你先讲。
       (说完拍拍衣裤作起来状,主任顺势拉起王
        老倌)
张寡妇  主任,这个死老倌,偷我家呢猪,我去找他
要,他就是不还,还用耗子药把我家呢鸡闹
死掉好几个了。主任,你管不了么,我要去
乡上,县上去告呢。(说完哭闹)
村主任  好好好,王大叔,么你来说说到底咋过回
事了?
王老倌  这个死婆娘,她还好意思讲,主任,是她家
猪自己把院心拱开跑过来,赶都赶不走,我
有什么办法?昨天她家羊吃麦子走错路,跑
到我家地里吃呢开开心心呢,找她理论她还
不承认,老子一鬼火就丢包耗子药去她家鸡
圈,报复报复她。
张寡妇  你你你,死老倌,还说赶都赶不走,我看你
就是故意呢。你明明认得我家呢是种猪!
王老倌  你先莫说你种猪呢事,那你吃我家麦子又咋
过说?
张寡妇  什么?你说我吃?你再说一遍!
王老倌  你家呢羊吃呢跟你吃都一样!
张寡妇  主任,你听听,他这种说我,我我我,(说完
想去打王老倌)
村主任  (赶紧拉开)大婶,有什么好好呢讲?
张寡妇  主任,他就是欺负我!
村主任  大叔,大婶,我说你们两个,先坐下来,(倒
水)哎呀,大家都乡里乡亲呢,你们两家又
是隔壁邻舍呢住着,今天你们说这个事,如
果两家损失不大呢话,大叔,你把猪还给大
婶,至于鸡跟麦子扯平算了。
张寡妇  主任,咋过算过?我呢损失比他呢大,还我
呢猪那是肯定的,还要赔偿我死去呢鸡。(走
到老倌面前)哼!
王老倌  主任,猪我倒是不还,我喂了好几天呢粮食
喽,要叫我赔鸡么让她先赔我呢麦子。不然
我到是不干。(朝张寡妇)哼!
张寡妇  你你你,你这个死老倌,我看你就是只癞皮
狗。(说完又想上前动手)
村主任  (赶紧劝开)唉唉唉,你们咋会又想动手了?
听我说,大叔,么大婶家呢猪咋过就会跑到
你家去了?
王老倌  哪个晓得?怕是他家呢猪发情了。
张寡妇  你这个死老倌,是你家母猪勾引我家公猪呢。
(说完指着王老倌)不要脸。
王老倌 (站起来也指着张寡妇)到底哪个不要脸?
(双方剑拔弩张)
村主任  停停停,(再次相劝)大叔大婶,我看这样,
今天你们两家呢事,当面是难调解了,你们
各说各有理。我分开跟你们款款给要得?不
管咋过说,今天一定帮你们两家调解清楚,
如果你们不愿意调解么就只有到乡司法所请
他们解决了。
张寡妇  主任,乡上么先不去,么你要咋过解决?
村主任  就是我跟大叔先款,大婶你先到旁边办公室
在一下,我跟大叔款好了再叫你出来给可以。
王老倌  这种也行。
张寡妇  行到是行,主任,你倒是要公平呢嘎!
村主任  大婶,你放心,我一定公平处理你们两家呢
事情。(说完指引大婶下场)
王老倌  看来这个主任还是关心我呢嘛,跟我先谈。
村主任  (上场)大叔,你看,你们两家发生呢事啊,
在现在的农村时常都会发生。看似小事,但
群众的事再小,对我们来说,我们都会认真
呢帮你们处理。大婶家呢猪你就还给她,你
用耗子药吓她家呢鸡,那就是你不对了,万
一伤到人,出了人命,那你从一般呢邻里纠
纷变为刑事犯罪了。要坐牢偿命呢。到时候
警车来把你抓着去,村里人笑话你呢!
王老倌  阿莫,主任,你莫说呢害怕怕呢?
村主任  大叔,我不是吓你,现在我们是法治社会,
什么都要依法办事,不能随心所欲呢想咋个
整就咋个整。
王老倌 (惊慌失措)主任,那要咋过办?我想着整点
耗子药么吓鸡怕不咋过?
村主任  大叔,鸡也不行,它毕竟是大婶辛辛苦苦养
呢,法律上有规定呢,用不法手段毒害他人
饲养的家禽也是犯罪啊,好多事就是从小矛
盾慢慢升级呢。好在现在么也不有酿成太大
呢错,大婶那里么我会跟她代你求个情,鸡
呢事就不要追究你呢法律责任了,你自己也
主动点认个错,该赔偿就赔偿。给要得?
王老倌  主任,我老倌糊涂了,我听你呢。你说咋过
办就咋过办。
村主任  至于你家呢麦子赔偿问题,我会考虑呢。
王老倌  主任,只要她不追究我呢责任么,麦子不用
赔了。
村主任  大叔,这一码归一码。该大婶赔呢还是要陪。
大叔,你老伴走了那么多年,儿子在外打工
多年不回来,一个人生活确实不容易,头疼
脑热也不有人管管。你就不有想想再找一
个?
王老倌  主任,你莫说着都好笑了,我老倌都快六十
岁了,再说儿子不会同意。
村主任  大叔,六十岁咋过了?社会发展了,什么都
在变化,现在都流行黄昏恋了。有什么奇怪
呢。你儿子到他回来我做他呢工作,哦,至
于对象么,我帮你介绍给要得?
王老倌  好么倒是好呢,么去找哪个去?
村主任  大叔,你看,大婶给可以?听说大婶年轻时
侯呢人才在这个村是数一数二呢。
王老倌  哪样?阿莫,主任,说实话,我年轻时候追
过她,她不有同意,但这多年来她总是跟我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呢。他不会瞧得着
我。
村主任  大叔,那就太好了,大婶呢情况跟你差不多,
你们邻居那么多年,彼此都非常了解对方呢
性格,我想大婶对你怕早就有意思了,只是
你不主动么,她也不好意思倒追你嘛,给是
大叔。
王老倌  哎,主任听你这种说么,也有点道理呢,大叔我听你呢,你帮我做主就行。
村主任  大叔,那我就喊大婶出来,你进去一下。
王老倌  好好好。
村主任 (往里喊)大婶,大婶,(大婶上,)哦,大叔,该你去旁边等我们了。(大叔边下边笑眯眯看着大婶)
张寡妇  主任,这个老倌看着我笑给是想算计我噶,还是神经掉喽。
村主任  大婶,大叔既不是想算计你,更不是神经。他是高兴呢。
张寡妇  高兴,哎,主任不会是你们两个商量好掉咋过对付我过?
村主任  大婶,看你说呢,我们咋会商量对付你,我今天不但要帮你们解决你们两家呢矛盾纠纷,还要为你们呢未来出谋划策呢。
张寡妇  主任,不要说未来了,先把今天呢事解决解决。
村主任  好好好,大婶,我刚才跟大叔谈了,他答应还你家呢猪,也赔偿你死去呢鸡,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要追究他下药呢事给行?还有啊你家羊吃了他家麦子的事也按损失赔给他。
张寡妇  他愿意陪我呢鸡,还有还我家呢猪,我就赔他麦子。
村主任  这好说,我已经跟大叔都商量好了。但是大婶,我要跟你说说你把羊赶去吃大叔家呢麦子的事,从法律道德上来说,你是真不应该啊,就算大叔有错在先,你也应该找我们来处理。现在的法律规定任何人不能私自践踏他人粮食啊?破坏财产,这也是犯法呢。
张寡妇  主任,这种也犯法?
村主任  是啊,这属于民事纠纷案。也是要受到法律制裁呢。
张寡妇  哪个叫他霸占我呢猪不还,还毒死我呢鸡,我想想才……
村主任  大婶,有错就要及时改正,不然小矛盾就会引起大麻烦,现在党和政府对我们农村政策是越来越好,我们要和谐相处,共建美丽新农村。
张寡妇  主任,看你年纪轻轻呢,法律懂呢不少嘛。
村主任  大婶,我们每年都要到县乡司法部门参加普法培训,在这里我做个自我检讨,我们回来给大家宣传呢力度,和进行组织学习不到位,导致多数村民还不懂法,不守法。甚至有些人还不拿法律当回事,认为打架斗殴,杀人放火,才算犯法,其实好些都是一般呢小事慢慢呢积累起来呢。一些民事纠纷变为刑事案件。最后导致家破人亡。
张寡妇  主任,听你那个说么,我认得错了,唉,想想么也是书读呢少不有文化么才会这样。
村主任  大婶,你有认识就好,马上我们村委会就要组织村民参加普法宣传知识培训。到时你一定要来听呢噶。
张寡妇  我一定来,一定来。
村主任  大婶,那我就要跟你说其他事情了。
张寡妇  主任,其他什么事?
村主任  就是我刚才讲呢你们未来呢事了嘛。
张寡妇  未来呢事?
村主任  大婶,我看你家老伴也走了不少年,你一个人生活也怪不容易呢,家里大事小物不有个男人也不行,找个老伴安享晚年了。
张寡妇  主任,你是说让我找老伴?阿莫,主任我看你是真心为老百姓考虑,为我们着想,找老伴我怕村里人笑话我啊?
村主任  大婶,不会有人笑话你呢,自己呢日子自己过,再说你去管别人咋过看?我看你跟王大叔那么多年邻居,两家都是一个人在家,你们就领个证搬拢算了。
张寡妇  哪样?主任,这个…老倌,我倒是瞧不着,脾气还不好,得不得就欺负我。
村主任  大婶,你们那么多年,其实都互相了解呢,也怕早就有点那个意思,只不过两个都要面子,不好意思捅破这层窗户纸给是?你好好呢想想。
张寡妇  是么倒是呢,(突然改变)不是不是。
村主任  哈哈哈,大婶你刚刚都承认了,你就答应得了。大叔年轻时候当过兵,力气大,做活计是一把好手呢。你就莫犹豫了。
张寡妇  是么倒是呢,他年轻时候帮我家做过呢。力气倒是大,(哈哈)就是太吃得了。
村主任  大婶,那你答应了?我叫大叔出来了哦。
张寡妇  等一下,主任,你要让那个老倌保证以后改改他呢烂脾气,还要跟我认个错,我才同意呢。
村主任  大叔,大叔。
王老倌  来喽来喽。主任,事情摆平噶?
村主任  大叔,你莫急,大婶要你答应她改掉你呢暴脾气,再向她认个错,她就同意了。
王老倌  就那个简单,好好好,脾气么我改,错我也认。(走到张寡妇面前)老奶,我错了,对不起。主任说你同意跟我过给是真呢?
张寡妇 (害羞地)你这个死老倌。
村主任  大叔大婶,既然你们两个同意在一起了,还有个事 ,我建议你们啊,把你们两家中间呢围墙拆掉,由两个小家变成一个大家给要得?
王老倌 (想了想)主任,拆掉么就是一大家喽。
村主任  大叔大婶,以后你们要和睦相处,对其他邻居也是一样,有了矛盾,不管大小事都要通过法律渠道解决。
王老倌  是喽
张寡妇  是喽
村主任  大叔大婶,我看今天是个特殊呢日子,捡日不如撞日,你们今天就去乡上把结婚证领了,然后找人把围墙拆了,你们看给要得?
王老倌  要得呢,要得呢。(害羞状)
村主任  哈哈哈 !(三人造型)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