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作调研 >> 群文创作
    彝剧 阿左分家(新译)    
[ 作者:者学贵 毕正良 日期:2020/3/26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38 评论:0 ]

彝剧

阿左分家(新译)

 

时间:远古时候

地点:哀牢山坳的某彝家山寨

剧中人物

哥(阿盟):阿佐的哥。

弟(阿佐):阿盟的弟。

嫂(阿莫赤):阿盟之妻。

嫂娘(且求嫫):阿莫赤之母。

族长:寨中有德望的长者。

二拦拌:村民、老媒人

毕摩、男女群众若干

 

第一场:

毕摩话外音:远古的时候,在那个时代,有对兄弟俩,名字叫阿佐。阿佐兄弟俩,父亲过世早,母亲去世早,哥俩成孤儿,相依为作命。

一处四面透风的土掌房。

阿盟打猎归来,手拎猎物兴高采烈地回家。

二拦拌:  分羊肉了,分羊肉了,大家赶快过来见者有份

族 长:   二拦拌你鬼喊辣叫的叫些什么。

二拦拌:  族长老爹,阿盟他们打得一大只野羊赶紧过来看看。

族 长:   哦哟,当真是大尼嘛,你们赶快剥皮分肉,每家一份。

哥:   族长老爹羊肉么我哥两个不要了,我们要要那张羊皮。

二拦拌:  阿盟,你这个憨包,羊肉不要,你要煮羊皮吃噶?

族 长:   不要乱讲,你认得那样,阿盟是要缝羊皮卦穿,你们赶快动手分肉克。

二拦拌:  走走走,大家动手开剥漱羊肠分肉。(众下)

族 长:   阿盟,你回来,我跟你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即然要成家,媳妇定要娶,听说南来城,到是有一个,长得也不错,还未出过门,头上带银链,银饰亮晶晶,内衣花辘辘,外面黑褂配,脚穿绣花鞋,穿着很好看。

哥:我到是一生不娶也不要,好吃懒做,闲游烂逛,漂浮浪荡,嫁不出去呢老姑娘,小颠狂。

族 长:  这个胖姑娘不要就算,另外有一个,听说很漂亮。头戴花帽子,黑发打齐腰,脸象鸡蛋样,肉色似桃花。小嘴象豆米,一笑露玉牙,会说又会讲,生个双下巴,腰挂三串银,衣领三道花,指甲细又滑,裤脚三道花,脚穿绣花鞋,走路多轻巧,这个你给要,你去说说瞧。

哥:  你说这姑娘,人才到不错,好多人说过,她爹放话说,想要我女儿,金子要五两,银子要一斗,骡马要一把,壮牛要五头,猪羊要十五,鸡鸭不算数,我娶她妈时,也是这个数,她爹这样卡,我们这些穷光蛋,怕是饿老鹰想吃天鹅肉,想都白啦啦呢想。

族 长:   阿盟你就说这个,好呢唛当然要贵一点,我说值,划算呢,莫再耽误了,无钱四方借,不有礼么我发动大家给你凑,老爹我帮你做主了。

第二场  摆礼娶亲

地点:嫁家堂屋

场景:堂前一张贡桌前又加两张方桌,在撒满松毛的桌面上,摆上彩礼,中间是牛头两边是带蹄脚的牛腿,腿中间是牛心,吊在最前的是牛尾,还有烟酒茶糖,鸡鸭鱼肉,油盐柴(明子),米,(应有尽有)(另一方是嫁妆)金银珠宝手饰,丝绸布匹衣物,被褥床单枕头,脸盆丝巾木梳,枣子明子松子等等。

族 长:  新娘父母双亲,兄弟姊妹,各位亲朋好友,(指摆好的礼)这些就是男方的彩礼,女方嫁妆,请大家过目,无意见后笑纳收礼、装箱。媒人你说怎么样?

二拦拌: 是是是,亲家,亲家母,各位亲朋,请收礼——收礼。

嫂娘:   哦哟哟,(咂嘴)则则则,想呢美呢,收礼——去那街上买个小猪小鸡,都要看看个头,掂掂重量,瞧瞧毛衣才开价呢,大家瞧瞧,我那如花似玉呢姑娘,拿天上呢话说叫仙女,拿地下呢话说叫美女,那小点乒哩乓啷呢东西,就想把她领走(假哭)呜呜——办不到、整不成。

二拦拌: 亲家母,阿佐家哥两个苦了那么多年就只拿得出这点礼了,这小点都是他哥俩个足足苦了五年罗哇。

嫂娘:   不有那个铛铛,就莫敲那个咚咚,有不起那三斗荞子,就莫烧那小壶荞酒,干脆磨磨调锅糊都吃吃算了,酸溜溜呢莫说那种寒心话,干脆另支锅桩石,单独下米、炒菜、调胃口,回去、回去……。

二拦拌: 亲家母,日子唛瞧在今日,这门婚事是你亲口答应呢,亲家母你不收唛我要请人背呢背,骡子驮呢驮拿回去?

嫂娘:  (一屁股坐在地上哭)这个姑娘唛我白啦啦养罗哇!——阿爹——阿嫫。

族 长:  哎呀,我说你啊你,今天唛是大喜日子,昨会哭爹叫娘呢,有什么话唛好好商量嘛。

二拦拌: 亲家母,再说唛还有这大袋银子呢(抱到她跟前)

众:     是呢嘛!

嫂娘:    你说还有这大袋银子呢(用手围围口袋)你怎会不早些说,(笑)哈哈哈……。

收礼——(收礼)

族 长:  装箱!——(装箱)一装香蕉,相敬如宾;二装桂圆,富贵圆满;三装松子,子孙满堂;四装明子,聪明伶俐;五装杏子,幸福美满;六装橘子,平安吉祥;七装水芋,万事如意;八装莲藕,百年佳偶。油盐米肉、锅盆碗筷、衣服被褥、压箱银钱、装箱完毕。关合喜箱,陪嫁——送嫁!——出嫁!(哭新娘房后有一小女说)姐还是走吧,(众)对,姐还是走吧!(下场)

族 长: 吉日良辰到

(场上有一群老少在路上撒松毛放置酒具,拦糖酒吃后接送嫁人群过场)

娶媳吉日,遗产传统的婚礼习俗在阿摩、阿佐住所小院中举行。

迎新调声中,背新娘送亲一行人入小院,毕摩为新娘除秽驱邪作砸土锅之仪俗。给新娘取名。

“你名叫阿莫赤,咯是??”

“是啰!是啰!”

院内作庆婚礼俗之舞跳“青棚笙”。

此间伴着彝族古老的婚事歌声。(彝语婚事歌)

彝语歌词译意:

今天是吉日,

彝家儿子来娶媳。

讨来媳妇做人家,

立家做事心往一处想。

育儿垒窝付辛苦,

彝人立家要勤劳。

青棚笙跳至门尾,有人言语:“跳笙跳累了,玩也玩够啰!不耽误新郎新娘的好时光了。”

有几人做着要新郎搂着新娘睡觉的滑稽动作。

庆婚的人陆续离去。

第三场  分家

嫂娘有些神情怪异地入小院。

嫂娘:  姑娘嫁给这种人家,看着心情就没有滑溜过,今天我倒是要来瞧瞧,日子过成个什么样?

(嫂娘:在墙院四处攀望)

嫂娘:阿莫赤、阿莫赤。(嫂上)“咋过了?咋会看着像个睡不够的懒猫。

嫂:  就不是为那个阿佐的事,都想了几天几夜了,越想越脚跟骨就往后蹉。你想想,他大了要给他说媳妇,媳妇讨来住处在哪呢?说媳妇的彩礼又呢个多。等他们的住处盖好了,讨媳妇的彩礼攒够了,我都要苦成个黄脸婆了,这个家分定了

嫂娘: 你们过不到一起么也只有分家了。你们是大哥大嫂,大田大地大姑子牛都应该你们要,那些小鸡小羊么分给他得了,金子银子趁早藏着些,我先走了。

嫂:阿盟,你倒是搭我动作快跌。

嫂:把阿佐那些烂渣筋一下拿丢出来。”

哥: 我说呢个些唛怕要不得,招呼干雷劈呢。

嫂: 一不做二不休,快点起,招呼老娘干给你两劈托吃吃唛你又要嚎大头丧。

哥: 我这个心头唛就象猫抓些呢剌疼,麻苏苏呢,过意不去。

嫂: 你不分家么我就搭你一刀两断,就省得你心头不滑涮。

哥:我们尼过做么也太缺心眼,不有良心了。

嫂:没良心我会嫁给你这个穷光蛋,讨饭鬼呢。

哥: 哎哟,放掉……。

弟:  大哥,我今早到是把今天的活计都干完罗。

嫂:  阿佐,你回来得正好。树大要分岔,人大要分家,这种穷酸日子我也过够了,我们还是分家么更利索点。

弟:  大哥大嫂,我们父母在世时,嘱咐我们,长大永远不能分家,酸甜苦辣要一碗吃,同甘共苦齐度日

嫂: 如果给不分不准叫哥嫂,媳妇不准讨吃穿自己掏,使钱自己找有祸自己了,选择那一条?自行定夺瞧,劝你分家好。

弟: 荞唛三窄椤,大麦两头尖,不分行不行,不分难上天,人心隔肚皮,哥嫂烂良心,父母话不听,分家才开心。

哥: 兄弟那现在就开始分搞?不分么你大嫂说不跟我过了

弟: 好,你是大哥你说了算。

哥: 那就去请族长大老爹,他是九乡十八寨德高望重的老族长,他心头有杆称,最公平。

嫂:你们哥俩是头里一包都是豆腐渣噶,请人分家么要出钱尼嘛,大家都同意么,我们自己分就行了,何肖别人参合。

哥:兄弟,山背后的老火地么分给你,分给你的猪鸡牛羊么隔好掉了,你赶走就行,公公平平,合合理理呢了。

嫂:等着等着,这件皮褂子你也拿克,速速走得了。

第四场:心悟寻阿佐

嫂:“真是碌踱了! 这日子是越过越不对头,养牛么牛脚丫疤发烂,养个老母猪会在房后树丫疤中夹死掉,连孵得一窝小鸡都有饿老鹰叼。

哥:不要说猪鸡养不顺就莲寨子里的人,都这个指指那个戳戳呢,那些话头子都是说我把阿佐分出去呢事,这件事我心里一直难过。古辈老人说,活在世上的人良心太坏么老死克到阴间不给吃不给喝,还要罚你花篮背水,只能吃洗澡水洗脚水。

(阿莫赤手捂胸心,在院中徘徊了几个来回,似有所悟地自言自语)。

嫂:“我一进这个家,就把阿佐分家整出去了。这事么是整过火了些。人的心都是肉长的。阿着叫上几个人出去找找他,说明我们哥嫂现在的心意。

族长:哎……,这看着是冒着小烟的,就是听不着人声气。”

(听到院中有人说话声,在做着苦荞粑粑的阿摩俩口急忙迎出来,嫂用眼看阿摩的鼻子,哥会意的抹去鼻尖的荞灰,急急在围裙上擦去。)

嫂: 阿贝公,你呢个早就走村串户,我就想一准有好事。”

族长: 我看着你俩忙呢,咯是要去赶山街?”

哥: 是呢,今日想去赶趟山街,卖点山货,这才准备着,就见你族长老爹来啰。”

族长:“莫去啰,你家遇着几台要紧事啰!”

哥、嫂:“遇着什么要紧事?阿贝公。”(二人有些感到心急意外疑惑)

族长:“昨天有人来,说要找阿佐。他们说是省里来的。要瞧阿若的那件百鸟百纳衣。说是那衣的内层麂皮上有古彝文,写着开天辟地万物起源的事,还藏着一本彝医彝药的古籍呢。”

哥:  听阿贝公这么一说,我倒记起来啰,那件衣是祖上传下来的,不知保存了多少代人了。”

族长: 另来的一起人背着金银说要来找阿佐,说他通鸟语,就凭这一张口,在林中能唤来各类百鸟,特别是那件褂子和那本古彝文书价值连城,这台事影响搞大了。”

哥:  我就说,阿佐灵着呢。”

族长: 呢个有能耐的人还要把他撵出去,马眼睛珠不识宝。”

嫂:  我错了!我懊悔死了!我被猪油蒙了心,一时做错了事。我生成一双蚂蚱眼,我不识货。今天就当着族长老爹的面,洗心做人。今天就当着族长老爹的面,我认错,我悔改。找回阿佐,从今以后齐心过日子。”

族长: 今天你家其它什么事都歇着,要紧的事就是赶快把阿佐找回 来

哥:  说动就动,赶早不赶晚。”

(哥赤急忙进厨房取出刚做好的荞粑粑)

嫂:  把这块荞粑粑带上,一大清早的,阿若怕还饿着呢。”

(几人齐附合:“去找阿佐去。”)

幕落。

剧终。

  上一篇文章: 彝剧小品 《脱不脱》
  下一篇文章: 阿苏遮 小乖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