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作调研 >> 群文创作
    彝剧小品 《脱不脱》    
[ 作者:高宁 移植 日期:2020/3/26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30 评论:0 ]

彝剧小品  《脱不脱》

 

时间:当代

地点:农户家

人物:小刘同志 — 男,驻村工作队员,35岁

二宝 — 男,建档立卡贫困户,40岁

春梅 — 女,二宝老婆,37岁

场 景:简易农村小院,贫困户二宝家,简单布置桌椅板凳。

【幕启,小刘同志拎塑料包上】

刘:惠农政策暖人心,脱贫莫忘感党恩,真是喜事连连啊,我今天要到我的联系户家宣布一个好消息,说着说着就到了,给在家。

春:那个?哦,原来是小刘同志啊,赶快进来坐。来,来,进来坐

刘:好,好,(进门坐下)

春:小刘同志给你难走了,来喝跌水。

刘:哎,你家大哥哪去了?

春:死了

刘:啊!死了?

春:是呢,不但死了,而且不知道死到那里去了。

刘:哎呀!你吓我一跳,春梅姐我今天来主要是想跟你说这个………

春:哎!小刘同志我早就晓得你要说什么了,其实我早就想找个机会向你袒胸露背了…….

刘:啊?

春:哦不是,是袒露心扉,我什么都愿意听你的只是二宝他,他这个…….

刘:哦!你家二宝这个事情呀,也好说……..

【二宝上,旁边大声咳嗽,打断对话】

宝:哎呀!小刘同志,你今天的到来真是让我们家蓬荜生辉啊。

刘:二宝大哥,你是又克打麻将克嘎?

春:呵呵!小刘同志,你们是在扶贫,我么是克胡牌,我也是想为国家减轻点负担,为扶贫工作做点贡献。

刘:现在正是农忙季节,大家都在忙里忙外的那么多活计,你怎么能…….

宝:哎呀!没有事,到时候我晓得你们政府会来帮我呢忙呢。

春:哎!政府凭什么要帮你?

宝:凭什么?就凭我们两个都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人。

刘:国务院特殊津贴?

春:他说呢是低保。

刘:我说二宝哥,你什么事情都靠等政府来帮你,你给好意思呀!

宝:小刘同志,反正管你咋过说,我都无所谓。

春:亏你说得出口,我们离婚。

刘:宝:离婚?

春:对,从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羊子不达狗搭伙。

宝: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你外面有人了?

春:你咋过晓得。

刘:二宝哥你莫听她的,她是说气话。

宝:小刘同志这台事情和你无关

春:有关,你说的人就是他

刘:哎!春梅姐,你咋过能乱说呢?二宝哥你莫相信,咋过可能是我呢。

宝:就是,咋过可......哎!咋过又可能不是你呢?我就感觉今天有跌不对头。

刘:二宝哥,你误会了,我今天来主要是找春梅姐说…..

春:是问我说脱不脱的事情给对?

刘:对呀!

宝:那结果呢?

春:我还是那句话,我早就想脱了,

宝:哦哟哟!你咋呢过不要脸呀,还早就想脱了。你们两个真是太丢人了。

刘:二宝哥,这怎么会丢人呢,这都到了该脱的时候,不脱也不行啊…

宝:停,我说小刘同志,看不出来你还有点名堂呢嘛

刘:我有什么名堂?

宝:人家工作队员,第一书记是带领大家脱贫,你是勾引妇女脱衣

刘:哎哎哎....你可不能乱说。

春:放你呢狗屁,人家小刘同志是找我们说脱贫呢事情,你想到那去了。

刘:哎!春梅姐你一开始就把这事情说清楚嘛。

宝:哎呀!吓死宝宝了,硬是。我就说呢过帅气的刘同志咋过会看得上你这个屌丝婆啊。

刘:二宝哥,刚才春梅姐说的这些是为了故意气你,才编的。

宝:她气我?气我搞什么?

刘:气你不自食其力啊。

宝:我还不自食其力?我一不偷,二不抢,老老实实跟着党。

春:对阿,你不盘田不挖土,什么事情都要靠政府,你丢不丢人啊。

刘:是啊,二宝哥,光有上面的帮扶也不行,我们各人也要主动的找一些致富的门路才行啊

宝:小刘同志,我是找了门路的,但春梅她不肯配合啊。

刘:什么门路呀。

春:就是叫我带上他,他拿个碗,我负责哭,他负责喊。

宝:过不了多久就成老板。

刘:你们说克讨饭呀。

春:这种事情他都想得出来。

宝:是啊,小刘同志,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刘:好,不争了,说正事。我今天来,主要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春:什么好消息?

宝:又要发钱嘎?

刘:通过相关部门的统计和评定,今年你们家已光荣的达到脱贫的标准。

春:就是说我们再也不是贫困户了?

刘:是啊

春:哎呀!那太好了

宝:好什么好,我说春梅,我们这些年有顶贫困户的帽子戴着,那是享受了多少好政策,要是这回脱贫了…..

春:我是这顶帽子戴得头疼脸发烧呀

刘:我就不明白了,人家都说争当贫困户,吓跑儿媳妇,人家都是争着想脱贫,你咋会不想脱呢?

春:他不就是想靠着墙壁烤太阳,等着政府送温暖,习惯喽。

刘:春梅姐,我听说以前二宝哥不是这种样子的啊。

春:是啊,以前的二宝勤劳能干,踏实有骨气,自从迷上了打麻将之后,好吃懒做,我们家就越来越贫困了。

宝:你莫乱说嘎,自从上次通过你们驻村工作队员的劝说,说我再克打麻将么,低保都不给我领了,我就再也不有克打过麻将了。

春:二宝,我们两口子就应该像以前一样靠自己的双手勤劳苦干,硬硬气气的过日子。

宝:我也是这样想的。

刘:是啊,脱贫贵在立志,我们不但要富口袋,还要富脑袋。

宝:小刘同志你说的也对,但脱贫不是你说谁该脱就谁脱呢嘛。

刘:你放心,这是通过我们帮扶干部反复进村入户走访调查统计,由村委会按规定一分一厘的精准核算出来的。

宝:精准核算出来的?那村头的小富贵家条件那么好,咋还整成了贫困户,咋会年年脱贫,都脱不到他们身上去,这是凭什么,我们想不通。

刘:你们放心,这次他家不但脱了,而且我们还要对这件事进一步的调查和处理,一定要做的样样精准。

宝:是呢过呀,那还差不多,那杨大叔家也脱了?

春:我说小二宝,人家杨大叔无儿无女还要残疾那才是真资格的贫困户啊。

刘:是啊,昨天杨大叔专门找到我,拉着我就不放手…….

宝:他么是老贫困户了,找你们点麻烦,也是情有可原呢。

春:是啊。

刘:他说这些年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帮扶干部,村上乡里对他的帮扶和关心,他虽然还没有达到脱贫线,但现在已经基本达到两不愁,三保障了,所以主动要求脱掉贫困户戴帽子,自食其力,给大家做个榜样。

宝:你的意思是杨大叔没有达到脱贫线,主动要求脱贫?

刘:是啊

春:这杨大叔觉悟真高啊。

宝:哎…..

春:我说小二宝,人家杨大叔家脱贫你是在这跌叹什么气。

宝:你们不要吵,我是在思考。

春:你还思考个屁人家杨大叔家都脱贫了,难道你还好意思赖着不脱给?

宝:不脱。

春:什么?

宝:开玩笑呢,脱,坚决脱。我思考的不仅仅是脱贫的事情,而是今后如何勤劳致富奔小康的事情,到那个时候呀…….哎.你们两个是憨触触的看着我干什么,嘿嘿,春梅,给你们看样东西(掏出一小册子)。

春:养殖技术培训班?

宝:乡上搞的,我都参加了一个月了。

刘:哦!你这向不是克打麻将嘎?

宝:呵呵!麻将么我早就戒了。

春:你,你咋不早说呀。

宝:淡定,常言说得好,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我留了一手就是要看看你们这些帮扶干部帮扶得公不公平,说句实话,这个贫困户当久了,还是有点依赖思想。

春:你终于开窍了嘎?

宝:开窍了,小刘同志,我现在也明白了,这个脱贫致富关键还是要靠我们个人。

春:就是,就是

宝:俗话说得好,扁石头立不起来,稀泥巴糊不上墙。

刘:哦哟,二宝哥,你这话说得相当有水平

春:小刘同志你放心,我们一定向杨大叔学习

宝:对,不再“等靠要”,起好带头作用。

刘:哈哈哈,这样我就放心了,事情办妥了我也该走了(拿起塑料包要走)

宝:小刘同志,你来都来得了,还要给我们送呢大包东西。

刘:哎哎哎,这不是送给你们的,这是我的。

宝:哦,你的呀

刘:这是我换洗的衣服,哎呀,都一个多月没回家了,我要是再不回去啊,你们的兄弟媳妇怕不给我进家了。

宝:小刘同志,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明白,你们帮扶干部为了我们脱贫致富,简直是操碎了心啊。

春:是啊,大家都说我们脱贫,你们脱皮啊。

宝:春:谢谢了,谢谢了。

刘:不用谢,不用谢,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背景音乐)

宝:春:小刘同志谢谢了,真是要好好谢谢你们了

 

【幕落  完】

 

  上一篇文章: 法制小品《排练》
  下一篇文章: 彝剧 阿左分家(新译)